www.22222.com
皇冠官网[欢迎您]
专题资讯
人文北医
要闻图片
媒体北医
北医报
北医人
视频资讯
网站名称» 北医报» 2006» 第565期»
温暖的冬季
发布日期:2006-03-14 字号:[ ]

    刚刚在南方经历了一个多雨的冬季——整个寒假,太阳都不曾正式地露面,冰凉的雨水笼罩了天地,带来秋雨般湿嗒嗒渗入骨髓的寒意。于是我只好整天窝在家里,足不出户。
    然而真正的冬天并不是这样的。在我的印象中,冬天却是个温暖的季节。当自然界进入了一个休眠的状态,忙活了一年的农民们也随之放了大假。在这个时候,人们可以名正言顺地了结了一年的麻烦事儿,一心一意准备着一年中最后一件大事——过新年。就如同自然界一样,此时的人间,是那么的平静、内敛而又饱含温情。
    多数的时候,天气并不那么冰冷。冬日的暖阳抚照着大地,以及大地上愉快而满足的人们,空气中总是一股清爽的味道。早上起来,门前田里散放的稻草上,铺着一层的白霜,阳光下缤纷耀眼。这样的好天,这样的好日头,当然不能让它白白溜走。女人们开始成批的洗涮,被单啦,帐子啦,整了一大担挑到河坝边。在那里,已经蹲着一大群有着相同心思的同伴。她们又是槌又是打,一片欢声笑语,似乎毫不在意河水的彻骨之寒。洗得一会儿,手却烧起来了,背上也被太阳晒得热烘烘的。蹲了许久,终于洗得满意了,于是漂净,和旁边的人—人抓一头,咬了牙来拧干,拧得水如一道珠帘般,从被单中跑出来,重又回到奔淌的河水中去。不久之后,各家各户的竹篙上,便都飘扬起新洗的床单,在风中猎猎作响,散放着清香。门前田里新搭的架子上,还挂着熏得金黄的腊肉,鱼干,阳光下闪着诱人的油光,过年嘛,家里自然要显得整洁而丰足啊。
    南方的冬天里,也并不缺少绿色。小山上的树木依然苍翠,只不过颜色凝重一些,不会给人以“欲滴”的感觉罢了。恐怕也正因为如此,冬天里的山川田野显得特别的厚实可靠,温暖安全。没风的时候,搬把椅子坐在门前,看着隔岸的小山,门前的田野,心里就说不出的踏实。有时坐得闷了,就到门前田里走走。田中的泥土是温暖而又稍稍湿润的,收割之后留下的禾蔸已经干成了灰白色,被踏得东倒西歪。然而新长出的盘状的“黄花草”却兀自生机盎然——冬天本是春天的前奏。田里不能坐,田埂和柴堆却是天然的座椅和卧榻。你可以坐在田埂上写篇日记,一任长发在风中飘舞,然后落成满头凌乱;或是躺到成捆的晒干的蕨苗上,如婴儿般摇摇晃晃,并任由太阳在你紧闭的眼前染出一片鲜红。在阳光的烘焙下,柴草愈加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温暖而干燥的植物的清香——那原是阳光的味道。而那新生野草的温润的清气,则充满水的气息。
    田坳上的那一片野草早已衰败,却也仍是直挺着腰杆,不肯倒下。傍晚时分,天已凉了,父亲点燃了田坳的一头。暮霭沉沉中,橙红的火苗呼呼的四下蔓延游走,吐出淡黑的烟,腾向天际。在这飘忽不定的烟火中,对面的房屋、树木,都漂浮了起来。而火光中的父亲,却是红光熠熠,笑容淌了满脸。我站在田坳两米开外,温暖却一阵阵的涌过来,包绕了我。
    乡下没有什么灯红酒绿的夜生活。一到了晚上;四下都是漆黑一片,只有各家各户窗口中透出一点昏黄的灯光。在这样的年底,恐怕也只有这样的年底,一家人——无论是在外打工,还是远方求学——才都卸去了在外的疲倦,回到了人生开始的地方。长夜漫漫,一家人围坐火炉旁,端杯热茶看电视,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。或许妈妈和女儿还就着40瓦灯泡的微光,把温情织进一件厚实的毛衣,把喜悦绣进一双精美的鞋垫。这个时候,大家无需掩饰什么,因为家就是包容:大家也无需害怕什么,因为家就是依靠。它让大家知道,这个世界上,总还有一些事情,经历多少风霜雨雪,也依然不会改变。
    在这个万物都在沉睡中等待复苏的季节,人们为了庆祝一个节日,回到自己的家人身旁。当他们走过这个“空气洁净,阳光温暖,大地怀揣着春的嫩芽”的季节,再次出发的时候,他们将不再惶惑。 (公卫学院 黄雪梅)

 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 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